不同情的眼淚 第八日的蟬 Rebirth


導  演:成島出

演  員:井上真央、永作博美、小池榮子

在過去第三者可以默默忍受一切心甘情緣忍受沒有名分,如今在女性意識高漲之下,第三者可以使出各種不同的手段,破壞他人家庭也在所不惜。

第八日的蟬改編自田光代的暢銷懸疑小說,原本被改編成電視劇,在頗受好評之下又被搬上大銀幕,在日本報知映畫賞多項提名,這部電影起碼點贏在一個爭議性的劇本,劇中飾演第三者的永作博美為了有妻子的情人曾經流產而失去生育能力,妻子又前來威脅離開他,永遠無法得知何時會跟情人開花結果,在多重打擊下趁著元配不在,偷偷抱走了原配剛誕生不久的女兒,當做是自己的女兒一樣撫養長大。

如同松隆子的告白,開頭兩個女人各自對此事件做了一番宣言,倘若以為這會是如同告白一部探討人性黑暗面的暢快淋漓之作,第八日的蟬則是如同一般日本片的取向緩慢進行,編導採用被抱走的小女孩長大後的生活(由井上真央飾演)以及回憶起永作博美的過往,不時加入對於母親的記憶。

小女孩長大後與人群十分疏離,沒有任何朋友,由於與母親關係惡劣獨自搬出來生活,同樣有個有婚之夫男友不小心懷孕,打算自己生下來扶養長大,由於不愉快的童年讓她對愛產生質疑,某日一名少女小池榮子飾演來訪,打算採訪井上真央,讓她重新回憶起那段不堪回首的童年往事。

電影大量描述永作博美帶走孩子後為了躲避警方調查如何生活,原本暫時投靠朋友,一場沒有任何養育經驗之下打算親自哺乳,嬰兒哭哭啼啼,無力的永作博美只能跟著如此,遇上看似好心的女性宗教團體收留他們,讓她們暫時過著穩定的生活,在當時日本有許多這樣詭異的宗教團體,劇中的天使之家全部都是女性,直到日本後來爆發沙林毒氣事件,這些秘密宗教團體才逐一瓦解,作者雖然沒有解釋這個團體的秘密,藉由小池榮子日後所產生的負面影響對男性產生防護心態可以臆測這個此宗教並非善類,隱含有輕微反女性主義的味道。

隨著小女孩長到三四歲,永作帶著孩子到一間靠海的小鎮生活,村落的美景、非親生母女的相處過程娓娓道來,直到一張照片被登上報紙再度破壞他們平靜的生活,永作知道她即將與小女孩分開,在離別之前特別在一家老舊的照相館合照做為留念,再被帶走前告知警方這個孩子還沒吃晚餐,她幾乎已經是在補償心態之下小女孩當作是自己的孩子,永作博美淚眼婆娑依依不捨的模樣展現她此生最賣力的演技。

如果有一點道德的人都會覺得為什麼作者或者是編劇要大量述說第三者的心路歷程,如果要用比較正面的解讀方式,或許是要讓女孩井上真央重新面對過往釋放自己多年來不平的壓抑情緒,第二種解讀那就是編導是站在第三者的心態描寫,劇中對於原配事後的家庭生活都是停留在歇斯底里的狀態,一場母親好心唱歌給小女孩聽,唱了好幾首都不是小女孩所想要的歌曲,惹得母親勃然大怒,把原配塑造成毒蛇猛獸,卻把一個破壞別人家庭、又偷走人家小孩、造成小孩日後心裡不健全的第三者描繪的楚楚可憐,是要博取大眾同情嗎?可恨的是這些全部都是男人風流重下的禍根卻似乎不用扛起任何責任,日本是一個以男性為主的社會,本片的男性幾乎是沒有存在感,編導刻意淡化對事件的批判,讓女性默默的承受一切然後逐漸產生自覺。

第八日的蟬或許是外遇者的負面教材,無論劇中的第三者多麼的哀憐,哭到潰不成聲,這些淚水依然不值得同情,又或者是可以看做這些受到男性不負責的傷害是如何走出或封閉,撇開這一點來看,根據片名的意思是指如同只能活七天的蟬,到了第八天還能活著的就只能眼睜睜看著大量的同伴死去,蟬亦可指禪,暗喻劇中的女孩在經歷過不被上一代加諸的悲劇重新憶起後,對過去的反思與振作,同樣的你當經歷過最痛苦的悲傷,一切又將是重新開始,全看你怎麼去透徹。

★★☆

創作者介紹

喬伊電影隨想

喬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